編者按
  民告官,勝算不高,人們最關心的是法律的公正性。將這些案件通過媒體曝光形式“曬”出,激發了公眾用法律武器維權的意識,也提高了司法透明度。人們同時期盼著,不管誰輸誰贏,將來不會遭遇執行難。
  近日,聊城高唐縣趙寨子鎮的四名村民一下成了“名人”,他們因為《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》發放不明確,狀告了高唐縣人民政府。3月30日,四村民勝訴。
  本報記者 王尚磊
  怪事
  承包地 遭“一女兩嫁”
  9日上午,聊城高唐縣趙寨子鎮張廟北街村村民張丁軍、張丁學、張憲孔商量一審勝訴後下一步該怎麼走。他們和張榮生四人一起狀告了高唐縣人民政府。
  “告縣政府是沒辦法的事,我們的地被別人占了,我們手裡有土地承包證,別人手裡有土地使用證,那這片土地究竟歸誰管?”張丁軍說,《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》是高唐縣人民政府所發,想要撤銷這個證件,只能狀告縣政府。
  張憲孔說,他們證據充足,土地承包證要比該村原支部書記張丁路兩親屬獲得“使用證”時間早。另外“使用證”上的面積包含了他們四人的部分承包地,四人總計被“占”走約700平方米的土地。張丁學告訴記者,持“使用證”的兩人分別是該村原支部書記張丁路的弟弟和兒子,取證時張丁路還在任。他們認為張丁路利用職權非法辦理。
  高唐縣人民法院在今年2月17日和3月28日公開開庭審理。3月30日,高唐縣人民法院給四位原告村民的行政判決書上顯示,四村民勝訴。
  贏了
  四人沒請律師,信訪法制部門給予指導
  一審獲勝訴,四人竟沒有請律師。“律師費要6000元,我們捨不得出錢,就沒請律師。”張丁軍說,沒起訴前,他們去縣裡信訪部門以及法制辦咨詢,工作人員針對如何維權進行了幫助指導。記者瞭解到,四村民中有兩人沒有文化。其中,張丁軍今年48歲,高中學歷;張榮生今年58歲,高中學歷;張憲孔今年61歲,無文化;張丁學今年67歲,無文化。
  記者在該村採訪時發現,四人狀告縣政府的事,當地村民都知道,並表示理解。一些村民在街頭議論說,張丁軍他們的地被占了,打官司就是為了出一口氣,大家都能理解他們。
  目前,四人最關心的是,縣政府是否會向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,撤銷的《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》何時生效。
  記者聯繫到被告高唐縣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童軍,童軍為山東金城法苑律師事務所的律師。童軍表示,對於是否繼續上訴的問題,正在會商當中。
  未完
  最終若勝訴 擔心拆除執行難
  另外兩村民之前獲得的《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》是該村原支部書記造假、土地管理部門沒有認真核實造成的。在起訴書中,四名原告村民訴稱,他們村原支部書記濫用職權,為親屬辦理《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》提供了證明材料等方便。
  張榮生作為原告之一,在法庭上訴稱,縣土管局把他承包的農田耕地違法以他人的名字辦理宅基證,侵害了他的合法權益。
  隨後,記者來到國土資源局高唐縣趙寨子所,所里一名負責人介紹,他剛到這裡工作不到兩個月,這件事情是上一任辦理的,他不是很瞭解。
  張丁軍、張丁學、張憲孔三人承包的土地緊靠公路,目前被兩處破舊房屋所占。張丁軍說,法院如果撤銷了《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》,這兩處破舊房屋就是非法占用他們承包地的建築,應拆除。他們將再次起訴,對象將是建築物的主人。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遭遇執行難的問題。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n25gnqztl 的頭像
gn25gnqztl

台北微風當舖

gn25gnqzt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